輕饒一抖殘香,空斗一素色雨簾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19-12-18 移動版

  柔一指蓮花指的饒,半蓮輕紗的纏繞,惜半世柔情的傾世戀情,你笑顏如花般的黃葉饒曦,如虐著做人的根本,你看似礦世的戀情怎奈耐不堪一擊。

  如果說;不是為了報恩于此,又何必再次留戀,如果說;不是為了找到一切事實的真相又何必,困于于此。

  如果沒有那些斑駁的印記你又為何,披著褶皺的樹皮,啃著嬌嫩的骨頭,說持著一切,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那些舊時光的灰塵,還在哆嗦不停,那些發黃的贏雨肆意搖擺,揮揮灑灑,還在簌簌紛飛不停,我與你,你與我何來仇恨,山邊一團黑雨云,半空半降傾瑤池,半世凄迷半世慌,充血到灌,也許會吃出踉蹌的味道,母豬爬樹三尺高,,不怕算下來,分合了嬌,天邊嬌娘做碼頭,半蓮青史半世空,何來訴冰層。你溫柔的撐起了一把傘,云山輕舞游子意,輕舞微雨舞裙飛,笑談,為君而傾城,試問喜從何來,悲從和取。

  是誰的過去,還在肆無忌憚的所向披靡,誰是誰的愛戀,誰是誰的傾城。誰是誰的蒼傷,一團火焰沈騰了舊的扉頁,一語猶連,錯落著一麥相傳。

  把玩著別人的青史,養眼值得,也好美麗了時間的美好,八千里洞庭湖,一日千里,香飄萬里,那些錯落的枯萎的荷葉,只有默默的水聲。

  香飄萬里雪,冰封萬里冰,拉桿笑意的

  在這個世界中,要去世說新語,戰亂了過去,是誰,在吞噬著一切的迷茫,是誰,頹廢著所有的知足,一個毒蜘蛛,抱著一顆白卵在空中屌絲,討要著返老還童的降生。

  一顆恐龍蛋,也可以滋生人類滅絕的物種,

  在這個世界中,索向保留的不是流光溢彩的輕聲燕妮,傾世繁華,為何要重提,那些披著人皮的狼總是在螳螂撲蟬黃雀在后。

  一群人慢慢撲向一顆浮出水面的烏龜,在地上肆意橫行,抓一把水草,飄浮在水面,頭上插著幾只金釵,披著黃花菜的的鮮嫩,在慢慢爬行。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1158889.live/view-1971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