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臺灣行第五天,大半風景在路上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19-12-18 移動版

  隨筆:臺灣行第五天,大半風景在路上

  -----我和夫人臺灣行

  揚州殷友成

  筆者注:這是遲發的臺灣行游記,是根據當年在臺灣旅游日記整理后發表的。

  一半的旅游行程,大半的風景在路上。

  我和夫人臺灣行第五天,即2019年11月18日之行程。今日從最南部的高雄沿著海岸臺灣海峽向最南端的巴士海峽太平洋沿岸進發,遙遠的路途,崎嶇的道路,旋轉的彎道,導游說,請旅客有暈車的做好思想準備,我不擔心自己暈車,害怕夫人才從可怕的暈車中緩過神來,又是更艱難的行程,思而生畏。

  今天從高雄出發,途經屏東,墾丁,到寶島的東部臺東。

  高雄六合日麗飯店被稱之“極簡唯美、鬧中取靜”的綠色旅店。我們車子即將啟動時,穿著莊重的經理和兩位漂亮的小姐列隊歡送,并祝我們一路順風,一個驚喜,一片溫暖。我在大陸住過數以百計的賓館沒有一家如此溫馨。這里距世界最美麗車站評選第二的美麗島站步行僅幾分鐘,是一個融觀光,藝術,人性,悠閑、自在的實用空間。由于來去旅游車沒有享此眼福。又一次來到風光奇美,風流無限的愛河之濱,現在河水清澈,游艇穿梭,昔日比上海市內的蘇州河還惡臭,比上海當年的十里洋場還瘋狂,夜幕之下,一排排男女,一堆堆嫖妓,雖說是風花雪月,卻是那些站街女不堪回首的往事。

  從地圖上看臺灣像是大陸東部海上一葉扁舟,今天一天行程,大半天在路上,準確地說是環海邊行進,一邊是浩瀚的大海,一邊是青翠的大山。風光秀美,應接不暇。

  前幾天在臺灣西部,由北向南穿插在山海之間,有列車呼嘯而過,有高速川流不息,卻不見我們右邊的大海和大陸。而今天,離開臺灣工業發達,港口繁華的第二大城市高雄后,在平坦的陸野中穿行,遠處蔥翠的山頭上可見金碧輝煌,氣勢恢宏的佛光寺,這是揚州人星云法師創辦,為臺灣最大的寺廟。臺灣的巨富與政要都拜倒在他的腳下,求他保佑。

  約一個小時后我們來到南臺灣避暑渡假勝地墾丁,導游介紹說,蔣氏父子來臺時,抓了不少壯丁來這里開墾,故稱墾丁。我們首先來到貓鼻頭。貓鼻頭為臺灣海峽與巴士海峽的分界點,并與鵝鑾鼻形成臺灣島最南的兩端。貓鼻頭,原是一座從海岸上斷落的珊瑚礁巖,其外型儼若一頭蹲撲之貓而得名。接著游覽了地處臺灣最南端的鵝鑾鼻自然公園,該地形如突鼻,故稱鵝鑾鼻后。它們惟妙惟肖地靜穆地聳立在海上,任憑海浪的拍打與沖擊,而充滿雄偉的風采,激蕩的情殤,淋漓酣暢的形象魅力。從這里向南遠看的一條直線,就是太平洋與東海的分界線。

  恒春,顧名思義,四季如春。在大陸放映的《海角七號》,就是描述一場在恒春夏都沙灘酒店沙灘上舉辦的大型演唱會發生的故事。生命,只有一回!夢想,不會只有一次!錯過的愛情,只要肯回頭,還是有找回心靈相印的一天……。

  我們在恒春午餐,幾百桌的大餐廳濟濟一堂,美味佳肴譽不絕口,夫人特別感興趣是那么洋蔥冷盤,香脆可口,沒有怪味,可能是臺灣獨有的洋蔥。清一色大陸人給臺灣撐起了一片藍天。

  墾丁公園位于臺灣島最南端的恒春半島,三面環海,東面是太平洋,西有臺灣海峽,南臨巴士海峽。我們沿海邊向臺東去時,海濱地帶就是風光旖旎的墾丁公園。墾丁公園屬于熱帶性氣候區,終年氣溫和暖,熱帶植物衍生;四周海域清澈,故而珊瑚生長極為繁盛。

  在鵝鑾鼻,我們還看到屹立著一座18米高的白色燈塔,導游介紹說,如果站在燈塔之上,就可以看到臺灣島南端起伏的低矮丘陵和平坦的臺地,飽覽天海一角與珊瑚礁林的秀麗景色。雖沒有上去,這滿眼的秋景,是那樣的豐富、深沉、凝重,而又那樣姿態萬千。

  中國大陸之大,是臺灣幾百倍之多。到海南或云貴開會或旅游,那時的草地與樹木翠綠欲滴。臺灣雖小,南北也有差異。恒春的一棵棵綠樹像綠色的云霧籠罩,綠茸茸的草地像是綠茵茵,細軟的地毯。綠得純青,綠得醉人,綠色是旺盛的生命,是圣潔的使者,是精神的向往,是一切美好的憧憬!我們沉浸在這滿眼的綠中,“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便是一個浩蕩的綠色天地。旅游車已經行駛,我仍被這綠色所陶醉。

  沿途看到有一狀似帆船的珊瑚礁石矗立于海上,看起來有如即將啟航的帆船。導游說,這叫船帆石,孤立的一塊巨石,又像惟妙惟肖的美國佬,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妙。

  我喜愛看海峽兩岸的臺灣新聞,當介紹大陸游客在臺灣東部暢游時,遼闊的海洋,陡峭的海岸,充滿巨大的誘惑,如同美味佳肴那樣充滿誘惑。然而當我們的車子沿著海岸向寶島東部進發時,導游嚴肅認真的神態,一板一眼的腔調,一字一句的吐詞,又使我們好奇神往的心從峰頂一下子跌落到谷底。

  導游說,下面我們將經蜿蜒曲折的南回公路,前往素有溫泉之稱的臺東!啊匣亍褪恰y回’嘛!”行駛南回公路總要特別小心,因為部分路段險峻,易生意外,甚至一去不回,所以業界曾經流傳“南回公路難回家”之說。我想起以前的報導,曾有大陸游客在此葬身太平洋。

  車子才上路,道路就彎彎曲曲,沿著迤邐山路,輕飄飄的,忽左忽右,或東或西,甚至像頑皮的小孩,那么輕靈與俏皮。車環山腳而行,轉彎抹角,幾度,幾十度,車子甚至180度飛速轉彎,我緊緊地抓住夫人的手,生怕她經受不了而強烈反應,劇烈嘔吐。我抓住她的手是關愛與安慰,也是隨時掌握她的狀態,她一上車,只要車子啟動上路,她就閉起雙眼,是閉目養神,實質是害怕窗外飛速的樹木或山崖的移動而頭暈目眩。只要她的手是溫暖的,臉色是紅潤的,就是平安而平靜的,我也就放心了。

  這里迷人的山海風光,令人目不暇接。那海之藍,那洋之大,那天之澄,那山之峻,那路之險,那岸之奇,我雖曾沿渤海北戴河海岸,沿黃海青島的海岸,沿東海普陀山海岸,沿南海三亞海岸走過,而臺灣東部沿一條綿延美麗的海岸線行走之獨特是無以倫比。

  車子行程中突然聽到異樣的聲音,有人支撐不了而嘔胃瀝膽了,我多么懼怕夫人產生連鎖反應。希望這段路盡快結束。峰回路轉,果然車子停下來了,導游告訴我們,沿山勢辟建,多處蜿蜒崎嶇,路面窄小,成為司機心中最難行駛,最艱險的一段公路過去了。我長嘆一聲,謝天謝地,上帝保佑夫人一路平安。這真是破天荒。

  臺灣之行,風光無限,隨處都有風景,每個人都收藏著屬于自己的那一份。山川秀麗的自然風景,世俗人情的社會風景。有些風景在眼前飄過,有些風景則留存心底。

  傍晚到達臺東的知本亞灣溫泉飯店,從各地來的游客蜂擁而至,或許與這里是知名的溫泉旅館有關,我看了一下,來自全國10多個旅游團三分之一是江蘇老鄉。一樓的大堂廳有兩臺筆記本電腦,我輕易打開了網址導航,并驚喜在臺灣登上人民網我的強國博客。

  晚上大部分去泡溫泉了,遠在臺灣,我們倆十分謹慎,一是公眾衛生,二是防滑安全。沒有去泡溫泉,,寢室里也是溫泉水洗澡。我泡過幾次溫泉,這里的溫泉硫化氫氣味特別濃,文革時,我曾到與臺灣海峽相隔的福州,在那里工作的大哥帶我去泡溫泉,這是第一次,水池大,可以在池內游泳,水清澈沒有一點污濁,因為清潔的泉水連續不斷地噴涌而入池,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洗澡后的污濁也不斷地流出。始終保持著池水的干凈。

  我們一直走在路上。生命的過往,有快樂,有憂傷,有甜美,有苦澀,不管哪種滋味,我們都在細細地咀嚼,慢慢地享受。美好的日子在路上,生活的希望在心中!放慢腳步,用微笑詮釋生活,以豁達體味人性,我們就能感受生命中的一股力量、旅途中的一縷陽光。

  一路緊張的疲憊,一疊溫泉的舒適,夜里做了一場好夢,睡得特別香甜。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1158889.live/view-1971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