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定要活得精致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19-12-18 移動版

  昨天晚上,與先生一起回家,在小區門口,遇見一個里面穿著一套花睡衣,外面披著一件毛呢大衣的女子,散著頭發,捧著手機,邊走邊玩。

  先生瞧了一眼,說:“不知為什么,我特別討厭這種女人,出門也不換衣服!蔽乙哺胶驼f:“對,我也不喜歡穿睡衣出門的女人!边@話我也是出自真心的,睡衣睡衣,顧名思義,就是睡覺才穿的衣服,在大庭廣眾下穿著見人,實在有失女人的儀態。別說男人,我是女人,也看著不順眼。

  古語云:正冠以禮,意思就是說,整理好衣服才出來見人,是一種基本的待人禮貌。小時候,沒上過學堂的母親也知道教導我,要我在房間里梳好頭發,穿好衣服才出來,不能沒個女孩的樣子,讓鄰居的男性,叔叔伯伯之類的,看見多尷尬呀。

  當時我們住的是磚瓦房,一排排房子排列整齊,打開兩邊橫門,就可以看見鄰居家的一舉一動,所以母親就有這個擔憂了。怕自家女兒,稍不注意,就有了失禮于人的不良行為。被人家說三道四地嚼舌根,說沒教養等等。長大后,我才越來越能體會到,母親的用心良苦了。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好的家庭教養,伴隨人的一生。尤其是女人,社會賦予了我們更多的使命,也對我們有了更多的挑剔。什么出得廳堂,下得廚房,出門當得起貴婦,回家當得了賢婦。別誤會,這里的貴婦,并不是指要開著豪車,穿著名牌衣,挎著名牌包……等等的外在形式?

  而是一種潛藏在骨子里的高貴,一種不容褻瀆的尊嚴,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氣質。具有這種氣質的女人,哪怕穿著粗布衣裳,舉手投足之間,也能彰顯出她非凡脫俗的魅力。民國才女張愛玲,就是這樣的女人,在她最落魄的時候,曾穿著棉布旗袍去刷馬桶,卻仍然散發著,她骨子里的高貴與傲氣。

  當然了,張愛玲的精致與極致,我們是學不來了。但我們至少可以要求自己去做到,出門時,換上干凈整潔的衣服,哪怕是幾十塊錢淘來的地攤貨,只要衣袖上沒有粘著做飯時濺到的醬油漬就好。哪怕我們的牙齒長得不夠整齊,笑容不夠甜美,但我們至少要做到,牙縫上沒有殘留著就餐時的肉絲與青菜葉吧。

  女人,一定要活得精致,那是一種尊嚴,是對自己生活極度負責的表現。作為女人,我們可以不涂指甲油,但一定要時刻注意修剪指甲,不能讓指甲縫里藏著污垢。我們可以不化妝,但臉一定要洗干凈,不能在出門時,嘴邊還粘著剛吃的面包屑。我們可以不灑香水,但一定不能帶著一身油煙味去坐公交車。

  女人,尊嚴是自己一步步贏來的,想要得到別人的尊重與關愛,我們首先要好好尊重自己、愛自己。從細節著手,努力修繕自己,爭取一步步地靠攏精致生活,,做一個能登大雅之堂的精致女人。不為取悅別人,只為愉悅自己,心若盛開,清風自來……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1158889.live/view-1971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