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95年出生的新晉影后,帶來了2020首部“年度十佳”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20-04-28 移動版


今年二月的柏林影展出了不少爆款。

挑戰倫理邊界的《列夫·朗道》系列爭議不斷。

擁有神顏女配的《從不,很少,有時,總是》頻上微博熱搜。

但讓前線影評人統一給出超高評價的,不是它們。

而是一部柔情似水、情意綿綿的奇幻愛情片——

溫蒂妮

Undine

導演:克里斯蒂安·佩措爾德
編。嚎死锼沟侔病づ宕霠柕
主演:葆拉·貝爾/ 弗蘭茨·羅戈夫斯基/ 瑪麗安·扎瑞/雅各布·馬琛茨
上映日期:2020-03-26(德國)
片長:90分鐘

影片入圍第70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最終斬獲銀熊獎最佳女演員費比西國際影評人聯盟獎最佳影片兩項大獎。

手捧“銀熊”的女主演葆拉·貝爾

當時有幸在大銀幕“嘗鮮”的中國影迷也無不對之施以盛贊。

有人含情脈脈地將其比作一首優美的抒情詩。

有人簡單粗暴地稱其為高級版《水形物語》。

語言風格雖不盡相同,字里行間卻都流露著發自內心的認可與喜愛。


《溫蒂妮》是德國當代電影柏林學派領軍人物克里斯蒂安·佩措爾德導演策劃的“元素精靈三部曲”的開篇之作。

顧名思義,聚焦水之精靈溫蒂妮的古老傳說。

佩措爾德獲銀熊獎最佳導演獎(2012)

對于中國觀眾而言,溫蒂妮多半是個陌生的名字。

但在西方世界,她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作為歐洲古典神話中的一位女神,溫蒂妮是水元素的主宰。

無奈的是,她并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


在德國,有關溫蒂妮,流傳著一個悲傷而恐怖的詛咒。

據說,溫蒂妮本身沒有靈魂。

與凡人男性結緣是她獲取靈魂的唯一手段。

但倘若與她結合的男子背叛了她,她就得殺死男人,回到水中。


本片便是對這一中世紀傳說的現代改寫。

主人公溫蒂妮雖然生活在21世紀,卻和水精靈一樣,背負著永恒的厄運。

這一角色由德國新晉女演員葆拉·貝爾飾演。

1995年生人的葆拉在《弗蘭茲》《無主之作》等作品中的表演已經相當亮眼。

此番“封后”,可謂實至名歸。

《弗蘭茲》(2016)

和她搭配對手戲的男主角弗蘭茨·羅戈夫斯基也頗具魅力,與邁克爾·哈內克、泰倫斯·馬力克等名導演均有過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兩年前,葆拉與弗蘭茨就曾在佩措爾德執導的《過境》中飾演一對戀人。


而今兩人再續前緣,默契絲毫不減當年。

深情的演繹依舊讓人心動不已。


故事始于一場令人心碎的背叛。

在咖啡廳,喜新厭舊的男友約翰納斯提出分手。

溫蒂妮不肯接受現實,便直截了當地撂下了一句狠話:

“如果你離開我,我會殺了你!


這話從別人嘴里說出來,無足輕重。

可在溫蒂妮身上,卻一定會應驗。

可惜,約翰納斯沒把溫蒂尼的話當回事兒,自然也沒有遵守兩人的約定。

待到溫蒂妮完成講解,咖啡廳早已沒了約翰納斯的蹤影。


溫蒂妮不知該如何抉擇。

她不想失去愛情,也不愿殺死愛人。

但天意難違,就連一旁水族箱里的雕像也隱隱呼喚著她的名字,提醒著她的使命。

此刻的溫蒂妮,手足無措,局促不安,惶恐至極。


工業潛水員克里斯托弗出現得頗為及時。

盡管不善言辭、其貌不揚,但在恰當的時候,他的現身足以“拯救”左右為難的溫蒂妮。

一股莫名的吸力在二人之間迅速彌散開來。

神秘莫測的精靈和平平無奇的凡人陷入了不可思議的熱戀。


不論是在站臺、床邊還是街頭,他們永遠黏在一起,大方、深情地擁抱和親吻彼此,從不顧及旁人的目光。


兩具肉身像磁鐵一樣互相吸引,任誰也不能將他們分離。

不得不說,在充滿柔情蜜意的同時,這段戀情也常常讓人感到不大真實。


果不其然,當消失的約翰納斯再度闖進溫蒂妮的視線,一切重新變得真切而刺骨了起來。

尋常的一天,溫蒂妮和克里斯托弗依偎著走在路上,一抬頭卻看見約翰納斯和新女友迎面走來。

躲在克里斯托弗的肩頭,溫蒂妮沒忍住,向后瞥了一眼。

她本以為偷偷的一瞥不會掀起任何波瀾,卻不料,人是可以被心跳出賣的。


電話那頭兒,克里斯托弗說——

“那個男人經過的時候,你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為何會在咖啡廳與溫蒂妮相遇。

原來,由始至終,他都不過是別人的替代品。


溫蒂妮想要當面解釋,沒成想卻接到了克里斯托弗遭遇事故的噩耗。

這難道是上天對她忤逆命運的懲罰嗎?

冥冥之中,溫蒂妮察覺到,久遠的詛咒即將降臨。


生于1960年的佩措爾德對柏林有著深厚的感情。

他的青年時期就是在這座城市度過的。


他在柏林自由大學學習戲劇和日耳曼文學;
又在柏林電影學院結識了柏林學派的伙伴。

柏林城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他著力刻畫的對象。

其最為人所熟知的《不死鳥》和《芭芭拉》都以柏林為背景。

年代或許各異,空間卻從未改變。

《芭芭拉》(2012)

《不死鳥》(2014)

《溫蒂妮》延續了這套傳統,依舊選擇在柏林展開敘事。

于是,每當身為講解員的溫蒂妮口述著城市的規劃、建筑的形制,歷史與當下的交錯總是叫人恍惚,也更令片中的愛戀顯得飄忽不定、難以捉摸。


確實,從不期而至的初見到猝不及防的分別,妙不可言的一個又一個魔幻時刻貫穿了這段感情的全程——

咖啡廳,破裂的水族箱打濕了兩人的身體。


他們的面龐沾滿了水滴。


細碎的玻璃碴兒,透過白色襯衫扎進溫蒂妮的腹部,映出點點血跡,還有綠色的水草點綴其間。


水下,兩人手牽手遨游在深不可測的水域,偶然發現一處墻壁印著溫蒂妮的名字。


可轉眼間,溫蒂妮卻被鯰魚帶走。


下一秒,又了無生氣地漂在水面。


泳池里,溫蒂妮溺死了再一次背叛了自己的約翰納斯,然后渾身濕漉漉地從夜晚走到黎明。


她穿過樹林,邁向另一片水域,徹徹底底地沒入了水中。


另一邊,昏迷的克里斯托弗猛然蘇醒。


影片在敘事層面保持著奇幻懸疑的調性,始終虛實難辨。

關于溫蒂妮是否溺了水,克里斯托弗是否打過那通電話,以及約翰納斯是否被溫蒂妮輕而易舉地謀殺,其實沒有定論,全看你是否愿意相信。

溫蒂妮被告知,克里斯托弗死于通話之前

說到底,這些敘事上的策略不必深究。

單純地把《溫蒂妮》理解為一則唯美而哀傷的愛情寓言也未嘗不可。

最初,是克里斯托弗給了被拋棄的溫蒂妮一線希望。

最后,是溫蒂妮犧牲自己,贖回了克里斯托弗的生命。


最大的疑團早在溫蒂妮心跳漏拍的剎那便明了了——

克里斯托弗并非逃避詛咒的借口,而是她的心之歸屬。


那么,為了這個給予她無限溫柔的男人,她情愿放棄所有。

片尾,當溫蒂妮沉入水底,以幽冥的視角與愛人訣別,觀眾固然可以認為她死去了。


但我更愿意相信,她成為了真正的水精靈。

在水下世界,她永遠地珍藏著一段純真無暇、有始有終的愛情。

*本文作者:kiwi


好片等你一起「在看」

人贊賞

/3

長按二維碼向我轉賬

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微信 iOS 版的贊賞功能被關閉,可通過二維碼轉賬支持公眾號。

,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1158889.live/view-1973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