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職業捉奸人只接待女客戶 一次上萬起步

茂名新聞網發布時間:2020-04-30 移動版

    蹲守、跟蹤、偷拍……8年來,調查千人,捉奸數百次,見證了無數個家庭分崩離析。盡管目前尚未取得合法身份,仍然難以阻擋客戶源源不斷的需求。這些在地下隱秘活動的"捉奸人",北京私家偵探游走在法律和道德的邊緣,幫助婚姻中遭受背叛的一方,在這場圍城內的戰役里扳回一局。他們深知自己所處的位置,所以小心謹慎,在實現委托人利益的同時,保全自己。

  像獵人一樣耐心蹲守
 
  即使已經確定眼前的地點就是兩人約會見面的地方,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調查員們總會等到親眼看到兩個人一起進入房間時,才會向"隊長"匯報。等待的時間或長或短,順利的話,一個星期就能夠完成調查,如果不順利,拖上一個多月也是常有的事。
 
  一旦接單后,調查員的生活作息就要完全跟著被調查者的規律來。"等、跟、拍、捉。"調查員阿風這樣概括自己的工作內容。等待是工作的常態。在阿風看來,這項工作,70%的時間用來等,20%的時間用來跟,剩下的10%,才是真正用于捉奸的時間。 "就像獵人一樣,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能等到最后勝利的那一刻。"
 
  專門接待女性客戶
 
  有5年從業經歷的阿風北京私家偵探,已經算是團隊里經驗豐富的"老手"。相比之下,團隊負責人翁語(化名)更加資深。2008年前后,在律師朋友的介紹下,翁語開始接類似的單子,后來成立了"赤色女子調查團隊",專門接待女性客戶。
 
  翁語曾對"丈夫們"的所作所為感到震驚。有的丈夫為了順利離婚,在向法庭提交的訴狀里列舉了一大堆妻子的缺點,將這些作為離婚的理由,卻絕口不提自己有外遇的事。
 
  并不是每一個委托人都為了財產,有些委托人,只是單純受不了丈夫盛氣凌人的模樣,還有些就想看看小三長什么樣子。
 
  每年的3、4月份以及9月份是高峰期。翁語解釋說,一方面是已經過完年,家庭內部積壓已久的矛盾會在此時釋放,另一個時間段,則是因為家里的孩子可能在9月份升入大學,妻子們終于可以不再顧忌,直面家中的矛盾。
 
  一次調查4萬元起步
 
  調查團隊會先核實委托人的身份,并查看對方結婚證,之后翁語會與委托人見面,了解詳細情況,征求委托人意見后確定方案,再安排手下的調查員開始行動。一般情況下,一次行動的價格4萬元起步,但還需視情況而定,如果調查進展緩慢,耗時較長,委托人也會在中途追加一部分費用。
 
  如果捉奸后委托人選擇不離婚,可以當場要求丈夫寫下保證書,內容多為如果以后再犯,就凈身出戶;如果雙方都選擇不過,雙方協議離婚,那么會向丈夫提出相應的條件,分割相應的財產,達到委托人的要求第二天就辦離婚。在當時的情形下,被捉奸的丈夫通常為了息事寧人,都會盡量滿足妻子提出的要求。
 
  委托人必須在現場
 
  從業的8年間,翁語北京私家偵探的團隊成功捉住了數百對出軌男女,"平均每年六七十對吧。"在她的電腦里,存儲了上百份捉奸視頻。通常在調查結束后,團隊會把視頻交給委托人,然后再保留一份備份在翁語這里。翁語解釋說,目的是為了防止一些人被捉奸后損壞視頻或委托人如果不小心把證據弄丟,還可以在他們這里找回。
 
  據翁語團隊成員介紹,團隊從未遇到過"失手"的情況。
 
  無論是在家中、在酒店,還是在車內,捉奸時,委托人在現場是必須遵循的原則。調查員們很清楚,只有遵循這個原則,最終獲取的證據才能夠真正幫助到委托人,否則,不但證據可能無法使用,甚至還會給調查員自己帶來麻煩,"如果委托人不在現場,對方完全可以說我們是私闖民宅"。
 
  難以獲得合法身份
 
  1993年,公安部就發布通知,明確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民事事務調查所""安全事務調查所"等私人偵探所性質的民間機構。
 
  2002年年底,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調整了商標分類注冊的范圍,新增的允許注冊類別包括提供私人保鏢、偵探公司等安全服務,但仍未允許頒發營業執照。
 
  按照專業人士的說法,注冊商標與取得營業執照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幾乎任何東西都可以注冊成商標,但目前,國內還沒有任何一家私家偵探公司能申請到工商部門批復的營業執照。
 
  北京浩勤律師事務所胡瑞律師表示,目前"私人偵探"或"調查公司"在我國是不被法律認可的,在從事該類業務時,會或多或少地侵犯到被調查人的隱私,屬于侵權行為。對于使用這種方法取得的外遇甚至"捉奸在床"的證據,很有可能因證據取得方式不合法而不被法院采納。
 
  胡瑞說,在離婚案件中,當事人經常會為證明對方存在出軌、外遇等情況付出過多的舉證成本,實際上我國現行婚姻法中已經取消了"照顧無過錯方"的制度,只有在過錯程度達到重婚、與他人同居的,才能要求合理的損害賠償。
 
  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優銀認為,證據合法性需要區別對待。根據《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相關規定,是否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是獲取的證據能否作為定案依據的標準。如果私自進入被調查人私密場所安裝偷拍,偷錄設備獲取到的證據就是違法的,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但如果通過跟蹤的方式在公眾場合偷拍到被調查人的證據,該證據沒有侵害他人的合法權益,就應該是合法的。另外,在調查過程中如果有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使用間諜器材、暴力取證造成他人傷亡、敲詐相關人員等行為,則可能構成其他違法甚至犯罪行為。
 
  王優銀律師認為,目前,民間調查機構的市場需求量巨大,與其在法律監管之外野蠻增長,不如盡快通過立法的方式,對民間調查機構的行業準入、職業范圍、職業資格、工作程序等加以規范。
 
。中偵信息港):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1158889.live/view-1973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