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備降事件細節披露:機長暴露在缺氧環境下近20分鐘

來 源:網絡整理發布時間:2020-06-03 移動版

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2018年5月14日,川航3U8633 航班飛行途中駕駛艙右風擋爆裂脫落,在“英雄機長”劉傳健和機組人員努力下,成功備降成都。兩年后,2020年6月2日,中國民用航空局發布《四川航空3U8633(2018年5月14日)嚴重征候調查報告》。

澎湃新聞注意到,上述報告披露了該事件中機組人員“極限操縱”的更多細節:風擋爆裂脫落后,飛機座艙失壓,機組人員在迅速減壓、缺氧、低溫、高風速、高噪音的環境下,經歷了約37分鐘“生死時刻”。

此外,因未能成功取出氧氣面罩,下降期間,劉傳健直接暴露在高空缺氧環境下19分鐘54秒,但可能因為處于強烈應激狀態,并且全神貫注操縱飛機,他缺氧的自主感覺不明顯,也未感覺冷。在飛機姿態平穩后,劉傳健精神略微放松,才感覺到非常冷。

駕駛艙右風擋丟失

第一聲悶響后,風擋在40秒內爆裂脫落

經CVR(駕駛艙語音記錄儀)辨聽,調查組將與事發階段相關的 37分鐘艙音記錄整理成了文字。

2018年5月14日6:27:18,飛機從重慶江北機場起飛,左座為機長劉傳健擔任PF(操作飛行員),右座副駕駛徐瑞辰擔任PM(監控飛行員),第二機長梁某坐在觀察員位置。進入巡航階段,第二機長作為第三成員在客艙1F座位。06:56:46,飛機上升到巡航高度9800m并保持。

07:07:05,飛至B213航路MIKOS西側約2.2NM處,CVR(艙音監察)中出現“嘭”的一聲悶響,機組發現右風擋玻璃出現放射網狀裂紋,機組事后描述為“非常碎非;,全都裂了”。這時,副駕駛稱,“風擋裂了”。

07:07:10,CVR中第二次出現“嘭”的一聲。07:07:11,機長劉傳健說,“我操作”。07:07:19,機組向成都區域管制中心(以下簡稱“區管”)報告飛機故障,申請下高度,區管指揮下8400m保持后申請返航,報告風擋裂了,決定備降成都。

07:07:42,座艙壓差7.688psi。07:07:45,CVR中第三次出現一聲“嘭”的悶響,隨即CVR中出現連續噪音,噪音一直持續到飛機落地。這時距離第一聲悶響僅過去了40秒。

“右風擋的破損使得駕駛艙里的環境發生巨變,溫度、壓力、空氣的沖擊,包括噪音,使得飛行員的操縱環境急劇惡化,并且嚴重威脅到人身安全!焙娇諏<彝鮼喣邢蚺炫刃侣劮治,這種情況下飛行員很難再操縱,如果處置不當,極有可能導致飛行員失能,即“失去意識”,“如果飛行員失能,那么全機人員均會遇險!

上述報告顯示,07:07:46,自動駕駛(AP)斷開,機長劉傳健人工操縱飛機,開始下降高度。飛機先右轉隨后左轉。07:08:17至07:17:08,區管通過多種手段持續呼叫機組,但未收到回應。07:09:26,最大下降率 10279ft/min;07:09:47,最大表速 349 節。

07:10:39,空管雷達顯示飛機應答機編碼設置為7700。07:10:57,,CVR中首次出現機組(副駕駛)佩戴氧氣面罩后的呼吸聲。

第二機長進入駕駛艙后使用其EFB[5]查詢了航圖等信息。07:14:25,MCDU飛行計劃更改為直飛崇州(CZH)。07:16:40,飛行高度開始低于23600ft,繼續下降。07:17:09 開始,區管連續呼叫機組,但未收到回應,區管向機組盲發“如果聽到的話聯系進近124.85”。

07:19:25 和 07:19:32,機組兩次在區管頻率中宣布 MAYDAY(呼救)。區管均予以回應,但CVR和ATC(空管)錄音中未辨識到機組對管制指令的認收。07:19:56,飛機位于CZH 西側8.9NM,高度開始低于標準氣壓高度6000m。

07:20:17,機組報告座艙失壓。07:20:26,機組再次報告:“客艙失壓,現在飛向崇州后下4200m”。07:20:44,區管指揮下降至3600m保持,機組未回應。07:22:36,飛機位于CZH西側 2.7NM,高度開始低于4800m。

07:24:20,機組在成都終端管制室(以下簡稱“進近”)頻率報告Mayday,現在在崇州盤旋下高度。07:24:32,進近回答:“收到了,當前位置繼續右盤旋下高度,下到修正海壓2700m,修正海壓1004”。

07:30:17,機組盲發“現在左轉02R落地”。07:34:42,APU(輔助動力裝置)主電門接通(由于斷電導致APU不可用)。07:35:46,襟翼手柄設置到3位。07:37:32,進近指令“可以落地02R跑道,風向250,2m/s,RVR大于2000m”。

07:37:45,機組報告“塔臺,8633 02R落地,占用跑道”。07:41:05,3U8633使用襟翼3在成都雙流機場02R跑道落地。07:43:07,飛機最后停止在E8與02R 跑道連接處。07:44:06,3U8633與塔臺建立聯系,機組報告無法自主滑行,有機組、乘務員受傷。

機長暴露在高空缺氧環境近20分鐘

調查報告顯示,客艙失壓時,正在提供餐飲服務的5號乘務員被拋起,落地時腰部著地受傷。失壓后,客艙氧氣面罩脫落。乘務長通過廣播要求旅客系好安全帶,拉下氧氣面罩吸氧。

風擋脫落導致出現爆炸性座艙失壓,副駕駛瞬間被強大的外泄氣流帶離座位,此時右座側桿出現向前、向右的大操縱量輸入(最大可能為副駕駛身體不由自主的觸碰側桿所致)。同時自動駕駛儀斷開,飛機姿態瞬間急劇變化,機長立即人工操縱飛機。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1158889.live/view-199311-1.html